中国人寿刘兴伍

中国人寿
保险岛钻石顾问

扫一扫二维码
查看微站

首页>保险资讯>2018近20家险企腾挪股权 违规股权清退预热

2018近20家险企腾挪股权 违规股权清退预热

2020-01-30 11:46:50 分类:保险知识    

  忆往昔,峥嵘岁月,保险牌照怎一个火热了得;看今朝,潮起潮落,“涉险”资本几多怀古顾望。

  近年来,保险公司发生股权变动者约80家,新股东涌入过百家;联想2018年之前的五年中,新牌照发放约50家,涌入各色公司、资本更多。

  抛开国资之间的进退配合,险企股权腾挪一直为近年各届关注热点。尤是一曲违规股权清退,贯穿全年。

  加之2018年保险牌照近乎“零批筹”的现状,与依旧热忱的资本排队间,股权问题,及与之息息相关的公司治理越发受到金融监管高层关注。

  走过2018年,这一问题或许将在2019迎来大扫除时刻。

  1

  16家险企披露股权变动,3家股权在淘宝拍卖

  《今日保》(微信公众号:Insurance_Today)整理了年初至今的险企股权变动信息,至少有19家险企出现了股权变更情况。

  截止12月,银保监会披露了7家险企的股权变更批复,6家险企股权变更获批准,仅有国联人寿股东变更被拒绝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险企的股权变更皆是在2018年进行申请,在2018年获得监管批复。

  另外,中国保险行业协会网站公布了16家险企的股权变更信息。其中, 14家险企均是将股权进行转让,2家险企新增股东。

  华泰保险集团成为今年股权变更最频繁的险企,已进行了三次股权变更,分别是:

  武汉当代金控(现更名为“武汉天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将4.9043%的股权转让给北京朗净天环境工程咨询有限公司、中国国旅(601888,股吧)贸易将0.1641%的股权转让给浙江福士达集团、深圳市亿鑫投资与江苏悦达投资(600805,股吧)将6.1772%的股权转让给安达百慕大保险公司。

  《今日保》注意到,除了武汉当代金控没有完全退出华泰保险集团股东名单,其他三家转让股权的股东均退出华泰保险股东行列。

  今年9月份,银保监会批准了人福医药(600079,股吧)受让中石化集团持有的华泰保险股权,这也是自2015年底中石化宣布挂牌转让华泰保险股权后的最终落地。

  作为一家股权分散的险企,华泰保险集团股东数量可达60余家,持股比例在5%以上的股东就有9家。此番股权变更,除了是资本方的变更,华泰保险分散的股权也慢慢在集中。

  另一家股权变更较为频繁的险企为中华联合。除持有中华联合保险集团5.6335%股权的保险保障基金将股份转让给富邦人寿,退出中华联合股东名单外,新疆昆仑神农也将持有的0.0171%中华联合财险股权转让给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

  需要注意的是,保险保障基金的退出还要源自中华联合接管的时代。临危受命的保险保障基金向中华联合注资60亿,以解当时之困。在行业发展更加市场化的今天,保险保障基金也从中华联合股东中完全退出。

  另一集团险企——中再集团,其股东财政部也将1.27%的股权转让给全国社保基金。

  此外,一些中小险企也出现了股权变更,如恒邦财险、众惠财险、众诚保险、新光海航人寿等。

  在这些股权变更的险企中,大地财险、安联财险都是通过增加股东的形式对原股东的持股比例进行了不同程度的稀释,同时也增加了注册资本。

  有意思的是,还有一些险企股权出现在淘宝拍卖平台。《今日保》(微信公众号:Insurance_Today)注意到,在淘宝拍卖股权的险企有信泰人寿、华泰保险、江西佳和佳汽车保险销售等公司。

  细看险企股权变动原因,或是股权分散、或是经营不善,又或者是中外资股东意见不一、难达成绝对话语权......不一而足的股权腾挪中,折射的是一家险企的未来。

  2

  马太效应、经营不善、业绩承压也将加剧股权变动

  业绩,保险公司的另一张名片。除公司体量、规模之外,良好的业绩发展也是吸引客户,招商引资的重要一张牌。

  而业绩承压、长期经营亏损、保费增速下降等原因,也成为部分股东退出原因之一。

  从今年的股权变更险企看,部分中小险企的股东变更是以退出为主。

  江西省行政事业资产集团将持有的恒邦财险所有股权无偿转移给江西金融控股集团,而江西金融控股集团和江西省行政事业资产集团的出资人均为江西省行政事业单位资产管理中心;

  众诚保险股东广东粤财信托将其持有的15%股权转让给上海灵秀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广东粤财信托完全退出;

  永诚财险股东云南电网将其持有的3.28%转让给南方电网资本控股,但云南电网是南方电网的全资子公司,而南方电网资本控股也属于南方电网的全资子公司,属于内部转移;

  渤海人寿股东北京中佰龙置业将股权转让给许昌三昌实业有限公司,北京中佰龙置业完全退出;

  英联视动漫文化将众惠财险股权转让给珠海健帆生物科技与深圳市分期乐,英联视动漫完全退出;

  新光海航人寿股东海航集团将50%股权完全转让给深圳前海香江金融控股集团、上海冠浦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海航集团完全退出;

  ……

  其中,新光海航人寿的大股东海航集团最具代表性。

  作为早期就开始布局保险产业的海航集团,旗下已拥有多张保险牌照,财险、寿险、代理等。

  然而,新光海航人寿长期停滞不前的业务、尴尬的业绩表现让海航集团萌生退意 。

  从2009年至2017年,新光海航人寿从未盈利,且偿付能力充足率长期垫底,被监管点名。原定的公司增资,也因海航集团的缺位,难以实现。

  此次海航集团退出,新股东加入,或许对于新光海航人寿是转折点。

  另一家正处于“相互保险”争议事件中的险企——众惠财险,其经营业绩也面临一定压力。

  2017年,众惠财产相互保险社获批设立,成为国内首家相互保险公司。但-0.61亿元的净利润令众惠财险的业绩首秀并不好看。

  2018年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众惠财险净利润为-0.4亿元,依旧没有改变亏损的现状。

  有消息称,众惠财险第一大股东永泰能源(600157,股吧)也处于尴尬境地。股票、债券同时停牌下,隐藏的是更大的违约风险,而众惠财险持有永泰能源4000万元的短融债券,并将于年底到期。

  如在淘宝拍卖股权的信泰人寿,其股东三门金石园林将其持有的0.94%股权在淘宝拍卖,但该笔股权最终无人报名落得流拍。

  事实上,今年信泰人寿在淘宝拍卖平台已出现了三次。作为一家已成立有14载的险企,信泰人寿的经营似乎并不亮眼, 11年中进行了11次增资,小众而密集。

  资料显示,2007-2017年,仅有2015年净利润为正,其他年份均为负值。2013年时曾因严重不足的偿付能力、巨额的亏损等被监管暂停新设分支机构、暂停新的不动产投资和暂停新业务。

  长期业绩停滞不前,带来的不仅是高管层的动荡,更有来自股东的“不满”。

  2018年底,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安心财险的拟增资公告中,中诚信投资集团的持股比例由14%变更为33.074%将成为第一大股东。

  经营对于股权的稳定至关重要,在当前“马太效应”愈加明显的保险市场,价格比拼、市场抢占、人才争夺……加剧的市场竞争,使中小险企将面临更大挑战。

  若无稳定的股权结构、治理结构,何以在外部转型环境的不确定性中自处,再加上内部之不确定性,未来路况可想而知。

  3

  公司治理部的成立:预示着“违规股权”大扫除时刻

  2017年底,自原保监会开始第一家险企违规股权清退工作时,时任原保监会发改部主任何肖锋曾透露还有9家保险公司的违规股权要被处理。

  至目前,已有5家险企的股权正在清理。另有渤海人寿、鼎和财险、华安财险的股东股权管理方面问题也被监管点名指出。

  昆仑健康作为第一家被监管撤销股权行政许可的险企,尴尬与困难同在。在约谈、大限逾期、引股困难等多重困难下,佳兆业的魅影依旧悬于其中,清退工作未见公开报道。

  长安责任,近日因踩雷P2P再次引起关注,而其违规股权清退工作也在进行中。除股东泰山金建违规股权处置存在不少障碍外,其大股东长安保证担保的增资资金也存在非自有资金的争议,股权整理工作仍有待理顺。

  君康人寿从杉杉系转为忠旺系,违规股权清理从福建伟杰退出,龙泉金亨电力进入慢慢拉开。但从君康人寿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另一违规股权——福州天策实业仍未退出,在距离监管规定大限还剩不到3个月时间里,君康人寿仍有压力。

  利安人寿,存在违规股权问题的险企之一,在原保监会指出雨润集团违规代持利安人寿股份后,4月利安人寿就在中保协官网公布通过减少注册资本来解决违规股权问题。柏霖资管顺位第一大股东,随后,江苏国信通过受让江苏苏汇、凤凰传媒(601928,股吧)、紫金集团持有的利安人寿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华海财险,在变更违规股东万向文化和乐保互联科技时,其接盘者在1个月内“换人”引业界热议。有媒体调查,接盘者被从中瑞实业变为其“孙公司” 那曲瑞昌,但实质控制者依旧为中瑞集团的“戏剧性”变换不免引猜测。

  在治乱象、强监管、穿透式的大金融监管背景下,监管正着手那块难啃且难缠的骨头——险企股权治理。

  继利安人寿、长安责任、君康人寿、华海财险等险企违规股权被清退之际,股权治理监管的系统性建设也在加速中。

  2018年,原保监会出台了版《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近百条新规,涵盖股东资质、股权取得、入股资金、股东行为、股权事务等多方面内容。

  “将股东划分为控制类、战略类和财务Ⅱ类和财务Ⅰ类等四个类型,进行分类监管;

  持股比例方面,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从50%以上变为持有保险公司股权三分之一以上,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保险公司注册资本的三分之一;

  股东资质方面,从出资股东净资产不低于人民币2亿元,变为总资产不低于一百亿元人民币,最近一年末净资产不低于总资产的百分之三十;

  转让股权方面,投资人自成为控制类股东之日起五年内不得转让所持有的股权,自成为战略类股东之日起三年内不得转让所持有的股权,自成为财务Ⅱ类股东之日起二年内不得转让所持有的股权,自成为财务Ⅰ类股东之日起一年内不得转让所持有的股权;

  ……”

  银保合并后,新任监管主官的第一次公开行业讲话即涉及股权、公司治理,可见股权整顿之分量。

  最重要的是,“三定”后公司治理监管部的设立,该部门职责,“开展股权管理和公司治理,指导银行业和保险业机构开展加强股权管理、规范股东行为和健全法人治理结构”。

  走过匆忙的2018年,这场牵扯甚多、缭乱错综的股权治理的大扫除时刻或在2019。2018年的违规股权清退只是开胃菜。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今日保。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资讯